→ 新闻资讯

扫一扫关注微信公众号

最新项目更多>>

  • 慈善情暖江城

    已筹款:¥11765904.52
  • ​一个都不该少

    已筹款:¥2583448.67

5万元顶格帮扶,重新给了他生的希望

2022-05-09 10:56

来源:本站

文章来源:大武汉

“放心,孩子的救命钱到账了!”4月24日晚8时许,41岁的杨爱国用颤抖的手在手机上将最后一笔3万元转给在北京的妻子王琴,并专门补了个电话,叮嘱她安心陪小儿子杨林做完这一期化疗。电话那头,王琴半天没说话,话筒里只有抽泣声。王琴告诉长江日报记者,那一刻是她人生中第二次“最快乐”的瞬间,而第一次是杨林成功推翻“活不过两个月”判断。

从2020年底至今,杨林一直在北京治疗,治疗已花去近百万元,医保报销后剩余的30余万元需要杨爱国夫妻自己承担。就在杨林因为欠费无法维持后续治疗的危急时刻,武汉市新洲区慈善会下辖的新洲区社会救助基金伸出援手,为杨林提供了5万元顶格帮扶,重新给了他生的希望。

“绝不会放弃”


1.jpg

王琴(右)在北京租住地照顾正在治疗的杨林。受访者供图

如果没有2017年9月份的一次意外发现,杨爱国觉得可以用“幸福”来形容自己一家的生活。

2017年3月27日,杨爱国的小儿子出生,取名为杨林。当年9月,5个多月的杨林被发现不停转眼球。

夫妻俩赶紧带着孩子去了武汉市儿童医院,检查结果是脑子里有肿瘤,医院建议他们去别家医院就诊。

两人带着孩子跑遍了武汉的大医院,也去过湖南、广州、四川的知名医院,但医生都是摇头,他们被告知“孩子熬不过两个月”,有知名医生建议他们再生一个。“我当时腿都软了。”杨爱国回忆说,但他心里下定了一个决心:绝不会放弃孩子。

回家后,孩子的身体逐渐变得虚弱,经常生病,只能到医院门诊打针,一打就是十天半个月。杨林的视力也越来越差,经常要歪着头才能看清楚,平时都不敢跑。

正在抗癌的前同事知道后,向杨爱国推荐了一款果汁,据说可以提高免疫力。为了保证效果,需要一天吃三次,每次60毫升,杨林每天醒来的第一顿饭就是“喝药”,抗拒了一段时间后才接受。

2017年11月是此前医生“最后通牒”的时间,这个月夫妻俩尤其焦虑。担心孩子有事,两人24小时轮班守护,只要孩子哭闹的声音感觉不一样,两人就马上赶到医院,“生怕孩子有意外”。

一次凌晨两点多,孩子忽然大哭,夫妻俩以最快速度冲出家门打的赶到医院,结果到了医院门口孩子又不哭了,只好又回来。“这样的情况经常发生,我压力非常大,只能半夜躲到小区角落里偷偷哭。”杨爱国说。

11月结束了,杨林依旧安然无恙,夫妻俩喜极而泣,觉得是发生了奇迹。他们事后带孩子做了检查,发现肿瘤的尺寸没有变化。

花费近百万

2.png

杨爱国给记者展示儿子杨林的住院资料。长江日报记者史强 摄

2018年开始,夫妻俩开始带着孩子全国四处求医,希望能为杨林找到一条出路,但效果并不理想,孩子的病情逐步严重。

杨爱国在青山一家公司打工,每天傍晚下班回家,杨林都会跑过来亲热地跟爸爸打招呼。

2020年11月底,杨爱国都进了门,但杨林依旧没有反应。杨林告诉爸爸,自己只能看到一团模糊的影子在门口,但看不清样子。杨爱国将两根缝衣针撒在地上让孩子找,结果孩子歪着头在地上摸索了半天才找到。

意识到孩子的病情更严重了,杨爱国夫妻又带着孩子出门求医。经过多方了解,他们找到了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,杨林被诊断为混合性神经元胶质肿瘤(WHOI级),并在2020年12月28日进行了部分切除,随后在清华大学玉泉医院做了左侧蛛网膜囊肿分流管调整手术,并进行持续化疗。

3.png

杨林的部分住院费用清单。长江日报记者史强 摄

两次治疗给杨爱国夫妻带来了沉重的经济压力。在杨爱国出示的一张《北京市跨省异地就医住院结算单》上,记者看到,杨林在玉泉医院住院的110天里,仅在医保系统统计的总费用就有22.53万元,其中需要个人自费部分为86535.31元。

出院后,杨林一直在玉泉医院化疗,刚刚做完第14个疗程,每次化疗费用不菲。记者在几份化疗结算单上看到,每次化疗费用都在1.5万元以上,个人自费部分最少也要7246.92元,多的时候达到14534.13元。“加上租房、相关治疗费用,这一年多时间已花近百万,自费部分合计超30万。”杨爱国说。

41岁的杨爱国每月收入只有3000余元,王琴为了照顾孩子没有工作,要凑出近百万巨款并非易事。家里的亲戚都借遍了,很多朋友知道后主动给孩子捐了款,才勉强进行了手术和前期的化疗。

考虑到后期的化疗费用,杨爱国已经不好意思再找人借钱。他在水滴筹上也发起过募捐,只募得几万元,这一度让他和妻子很绝望。

雪中送炭的救助

杨爱国一家的户籍在新洲,但在洪山区租房居住。今年1月,他无意中得知新洲区慈善会有阳光救助政策,就赶紧上门咨询。“没问题,你们符合申报条件!”听到工作人员这样回答,杨爱国当时眼泪就下来了。

杨爱国填表申报后,新洲区慈善会工作人员按程序以最快速度推进后续工作,并为杨林办理了顶格帮扶。4月21日,2021年度的5万元善款悉数到账。

王琴告诉记者,当时已经欠费了,她正在发愁后面治疗怎么办,“这笔钱真是雪中送炭”。

“这个孩子很让人同情。”杨林的主治医生王俊华告诉记者,孩子年龄很小,但先后做了两次大的手术并持续做化疗,她们也担心孩子吃不消。她告诉记者,从目前的治疗效果来看,化疗效果已经不太明显,后期有可能转为靶向治疗。

杨林是新洲区社会救助基金的帮扶对象之一,从2016年成立至今,该基金已累计帮扶595人,发放善款900余万元。

据了解,武汉市从2016年9月1日起就开始施行《武汉市实施临时救助暂行办法》,并在2019年进一步提高了救助力度。武汉市民政局低保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临时救助需要进行低保低收认定,符合条件的对象才能予以救助,力度一般是低保标准的4~12倍;不符合条件的对象则可以通过社会力量予以帮扶。

“区里当初成立社会救助基金,就是想办法进一步织密民生保障网。”新洲区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该基金采取的是政府牵头、民间募集模式,资金都来自该区爱心企业家的捐赠,对符合帮扶条件的,因临时性、突发性原因造成基本生活出现暂时困难的城乡居民家庭予以救助。

该负责人告诉记者,2022年,如果杨林的治疗还遇到费用上的困难,杨爱国还可以继续上报救助申请,在入户调查、信息比对等审理合规的情况下,他还能再次获得救助(应当事人要求,杨爱国、王琴、杨林均为化名)。


武汉市慈善总会
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江岸区高雄路105号3楼
电话:027-85729696 传真:027-85729696邮编:430015
法律顾问:武汉市易斯创律师事务所 周亚平
鄂ICP备13001371号-1 鄂公网安备 42010202000316号

技术支持:北京厚普聚益科技有限公司

扫码关注官方微信